破解空巢老人问题,须提升社会化养老程度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09-26 16:31

  近日,有媒体报道了数位典型的空巢老人,其中描写到一位65岁的朱阿姨,她一个人照顾瘫痪在床的老伴长达5年,尽管一直小心翼翼地照顾,但是没想到平时连翻身都没办法做到的老伴居然在一天凌晨两点多时从床上掉到地上。朱阿姨抱不动老伴,只能打开手机通讯录求助,然而通讯录里面包括独生女在内的100多人,她却不知道该打给谁……

  “孩子只在通讯录里”这种现象,现在几乎是空巢老人几乎每天都在面对的现实。那么,我们改如何面对老龄化社会银发浪潮来临?


在地化养老更合适老人 

  根据国家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全国空巢老人家庭占比已达到32.64%。专家预计,到2030年,中国老龄人口将接近3亿,空巢老人家庭比例或将达到90%,这也意味着届时将有超过2亿空巢老人,并且相当比例都分布在农村。

  随着人口的流动成为常态,空巢问题,只会越来越严重,不能把空巢问题、所有的责任都指向老人的子女。在如今,子女肯定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这个和孝道啥的没有绝对的关系。正如现在的老龄化严重的发达国家就是中国的未来,进养老院,应该成为很多老人破除的观点芥蒂,居家养老在老人还具备自理能力时可以,一旦失能失智后,就需要专业的护理,这一点,子女也顶不上什么作用。所以居家养老,越到后面越面临各种困难,只有社会化养老相辅,成为共同解决问题。

  对于留守儿童的解决之道,最大的努力方向应该是让他们跟随父母进城,享受天伦之乐的同时,可以享受到城市的教育和基本福利。而对于空巢老人来说,往往不愿意跟随子女去另外一个地方尤其是出国等,除了不想给子女增加负担和麻烦,与子女家庭保持一定的相互空间考虑外,对于老人们来说,熟悉的生活圈,无意是很重要的,所以老人一般都不愿意离家。

  因此,要破解空巢老人的养老问题,更适合在地化地解决问题,这就需要提升所在地的社会化养老程度,让老人在居家养老之外,能够有更多的选择,尤其是身体逐渐衰弱乃至失能失智之后,能够得到较好条件的护理。

  目前国内很多地方在打造“15分钟养老圈”的概念,纷纷新建一批居家社区养老服务照料中心,完善提升一批居家社区养老服务站,以此提升居家社区养老生活品质。这些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一些问题,但目前发展进度还是满足不了庞大的老人的需求。

  这方面,日本的经验值得我们效仿。“让所有老年人尽可能有尊严地自立生活”和“老龄化问题由全社会共同面对”是日本养老事业的两大目标。随着日本老龄化程度不断提高,传统寄宿型养老院不仅成本高昂,而且不能满足日益多样化的养老需求。日本厚生劳动省提出构筑“地区综合照料体系”,各级政府划分范围,在30分钟通行半径内设置“地区综合照料支援中心”。

  除了寄宿式养老服务,还提供上门护理、日托和日常生活支援等居家养老服务。日常生活支援服务包括日常巡诊、24小时呼叫系统安全确认、配餐和购物协助等。日本很多老人日托中心接收那些想要享受家庭生活,但又需要部分护理和照顾的老人。每天早晨,日托中心会派车上门把老人接到中心,参加各类兴趣和健康活动。中午老人们在食堂吃完饭,到傍晚再由工作人员送回家。中心配有专门的健康管理师,会对需要服务的老人进行一对一评估,制定支援方案。地区综合照料支援中心把养老重心从原来的护理转移到预防和日常生活照料上来,并且调动社区内志愿者、医院、民间企业、行业协会和居民共同参与。


农村空巢老人需要更多关注 

  相比城市空巢老人问题,更值得关注的是农村空巢老人的问题。因为农村很难发展养老院等,一是农村老人经济承受能力有限,二是农村养老院设施严重匮乏,三是农村老人更安土重迁,不愿意离家去养老院。

  尤其当涉及农村,农村空巢养老一直作为中国养老问题下的子项目被社会认知和讨论。而现实中,由于农村物质条件、基础设施和配套制度均落后于城市,农村空巢老人的物质和精神生活状况非常令人不安。

  为了解决居家养老本身的缺陷和空巢状态下的养老难题,应对农村地区养老资源稀缺的情况,大部分农村居民将解决养老困境的希望寄托在政府或者村集体上,我国目前在农村养老问题上也是主要依靠政府作为主要承担主体。政府作为正式支持,主要通过建设养老保障制度、硬件配套、开展公共文化活动等手段解决农村老人的养老问题。但是,从现实情况来看效果有限。

  以农村社会养老保险为例,由于农村老人的数量相对较大,社会保障体系对农村老人的覆盖面很小,保障水平低,保障能力十分微弱,而从软件建设来看,目前针对农村老人的公共文化活动开展情况不甚理想,活动形式简单,主要通过免费体检、露天电影及戏曲表演,无法很好地满足老人的自我实现需求。而针对“空巢”状态下老年人的精神慰藉方面,政府也是难以发挥作用。

  政府和市场在应对农村养老问题时双双“失灵”,催生了各地自行开展农村养老探索,产生了许多“土办法”和“草根模式”。近两年来,除了媒体评论工作之外,我一直在负责一个专门做农村空巢老人的基金会,就是在探索中国空巢老人的养老模式。目前观察到有一些农村的探索,已经形成了初步的模式,或许可以在更多的农村有一定的推广价值。

  所以,目前国内很多农村在建设“幸福互助院”的模式,即把村里废弃的小学(小学撤并之后,很多村多有质量不错的闲置校舍)改造成村里孤寡空巢老人居住的离家不离村的类养老院,同时老人们集中居住后,还可以相互照料,比如年轻一些的老人帮助老老人,以此形成一个不断互助的特色养老院。

  这个模式发轫是源自河北省肥乡县。自2008年,肥乡县前屯村集体出资,把村里废弃小学改造成全县第一家“互助幸福院”,免费提供住宿,并配备有电扇、暖气、厨房等设施。老人签协议入住,吃饭、穿衣、医疗等由子女出资,也没有专门服务员,老人之间自我管理、互助服务。村集体一次性投资建设外,每年水、电等费用仅几千元,老人每月只需花费几十元。有啥急事,其他老人可立刻联系子女,比较符合农村实际,离家不离村,就地抱团养老。肥乡县办起第一家农村互助幸福院后,在民政部门村集体的推动之下,截至2012年4月,该县已建成农村互助幸福院240家(包括联建25家),覆盖全县265个村。2011年3月,河北省将这种模式确定为农村养老“幸福工程”,在全省推广。

  民政部原部长李立国在肥乡县调研时,称赞这种农村互助幸福院,“村集体办得起,老人住得起,政府支持得起”,是农民家门口的幸福院,在全国具有推广意义。此后,全国已有20个省(自治区)、160多个县(市)6500多人专程到肥乡参观学习。但是,政府的补助、财政的拨款,对于目前的现状,还是远远不够的,终归还是杯水车薪。

  但互助养老主要是解决有生活自理能力的农村老人的养老问题,还有很多瘫痪、半瘫痪、智障等失能老人,他们的养老仍是难题。有调查显示,目前我国有半失能、失智老人失能失智3700多万,其中80%以上在农村。在集中连片特困地区的农村,由于地方政府力量有限,失能失智老人的养老亟待解决。


调动村民自组织在地化服务 

  在农村的几年探索,我们也发现,依靠外来的公益组织以及专业的社工,很难长期有效地解决问题,同时在可持续性方面,也存在巨大问题。尤其是年轻的社工,工作一两年后,在村里根本就呆不下去。所以这一两年来,我们都在努力探索可以本土化、社会化的解决问题的办法。

  面对只有99、38、61(老人妇女小孩)的村庄,我们一开始也认为,这些都是需要帮助的对象而一筹莫展,后来通过多次的活动组织,发现每一个村里,都有一些很活跃的积极参与活动的老人和妇女,慢慢地我们就发展他们成为基金会的志愿者。然后,我们基金会再把他们组织起来,在河北农村指导孵化了村级老人协会与留守妇女协会,以这两类根植村庄的村民自组织来为空巢老人提供一定的服务。

  其中留守妇女我们送到专业的养老机构学习初级护理知识,然后参加护理证书考试,回来后,可以在地化地服务老人,基金会只要提供一些补助即可。另外在丰富老人精神文化生活、解决孤单寂寞的问题,我们也依托这两类村级组织组织集体包饺子、跳广场舞、医生义诊、文艺表演、手工艺品制作、帮助与子女视频等活动,让老人在闲暇之余,可以走出家门与人作伴互动,找到乐趣。

  面对空巢老人困境以及中国银发浪潮,确实需要仰赖全社会的共同参与,鼓励社会力量(包括人员、组织、资本等等)参与到这个重大的社会议题解决当中。但探索空巢养老模式并不是政府的强项,相反,拥有资源较少的社会力量却有着独特的优势,可以有效整合各种资源,更贴近实际,还有许多创意,这是政府学不来的。

  正因为如此,民间探索更需要政府和社会资本的支持,满足其初期探索的资金需求。政府可以通过购买服务等方式来扶持培育社会组织,以行政手段包括财政手段来帮助一种模式走向成熟,走向制度化。

  因此,最为理想的状态是政府和民间资本积极培育民间组织和社会力量,社会力量运用自身优势去探索模式,待模式被证明成熟有效后,政府再进行更大范围推广。政府、民间资本和社会力量三方协作,才能为空巢老人养老提供最大的保障。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